tel service

褚时健不该被封神

牛交所 | 2019-03-14

褚时健不该被封神

3月5日,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享年91岁。

他是亚洲第一、世界第五烟草企业红塔山的管理者,75岁再创业的勇敢企业家,褚橙商业神话的缔造者。褚时健效力红塔的18年中,为国家创造的税收991亿,解决了大部分云南人的就业问题。

但他同时也是一个利用职务之便在上世纪90年代贪污上千万人民币,私分300多万美元,建立12亿人民币小金库的中共党员、国企领导。并在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情况之下,只坐了3年牢就被保外就医。

本来故事就应该就此结束,褚时健会在老家渡过余生,他的名字几乎不会再有人提及,但他又被包装成为励志创业的楷模,成为了被王石拜访柳传志背书的伏枥老骥,创业失败者的精神图腾,褚橙也进化为类似赎罪卷的信仰之物。

客观来说,褚时健的贡献不能被磨灭,他的过错也不能被洗白。但自从他去世之后,铺天盖地的消息均是追思悼念,好像是要为他平反千古冤案加封谥号,想把一个贪污的官员,一个犯罪的企业家,洗白成生不逢时的英雄和圣人。

每一位名人去世之后,网络上便会有这样的云追思,每一个人都惶恐自己没有参与到这场全民活动中。褚时健一生的功过与否,无人关注,褚时健只作为一个符号,被他们用来提醒自己有没有被旁人落下。

褚时健没有必要被神化,也不该被封神。


(一)

褚时健是云南玉溪人,1928年出生于云南的一个农民家庭。在他1979年担任玉溪卷烟厂厂长之前,他参加过云南武装边纵游击队,担任过玉溪地区行署人事科长,在农场接受过20年的改造。

1979年,在改革开放的第二年,51岁的褚时健任濒临倒闭的玉溪卷烟厂厂长,他雷厉风行,解决了设备老旧、技术落后的难题,在那个时代,就敢以厂子为抵押,借银行贷款更新设备,引进技术人员,三年之内, 玉溪卷烟厂税利增幅高达30.63%,这个破烂的小厂子在他的手里,变成了一个印钞机。

1998年左右,固定资产达70亿元,年创利税200亿元,创立了价值332亿元的中国第一品牌“红塔山”,在烟草企业中规模居亚洲第一,世界第五。1990年,褚时健62岁时被评为中国十大企业家之一;1994年,褚时健66岁又被评为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

褚时健不该被封神

但盛极而衰是历史规律,1995年的一封举报信,把褚时健拉下了烟草大王的铁王座。

当时官倒风气尤甚,掌握权力的官员一支笔一句话就可以让你瞬间变成百万富翁。尤其是在当时看来是硬通货高档烟的红塔山,当时一条红塔山出厂价四五十元,转手就可以卖出150元的高价。

无数官员、商人趋之若鹜,和褚时健进行利益交换,90年代,河南省三门峡市烟草分公司某人勾结洛阳水泥厂驻洛办事处临时工林政志, 用行贿手段, 先后给云南玉溪卷烟厂厂长褚时健送去大量礼金和金货,从玉溪卷烟厂5次购进卷烟8167件, 获利818万元。

褚时健的妻女亲人,更是把玉溪卷烟厂当作了自己私家的金库,他的妻子马静芬,共收受140多万元人民币、8万美元、3万元港币和大量贵重物品。他的女儿褚映群,利用父亲的权力,索要和接受3600多万元人民币、100万元港币、30万美元。不说在当时,就是在现在,这笔钱也可称得上之巨款。

1995年,年过70岁的他即将卸任,新总裁就要上任,他不甘失去权力和巨额财富,便指使副厂长乔发科、总会计师罗以军,私分了300多万美元公款,褚时健得款174万美元

他自己曾经坦白道:“1995年7月份,新的总裁要来接任我。我想,新总裁接任之后,我就得把签字权交出去了。我也辛苦了一辈子,不能就这样交签字权,我得为自己的将来想想,不能白苦。所以我决定私分了300多万美元,还对身边的人说,够了!这辈子都吃不完了。”

褚时健不该被封神

1999年,云南省高级法院以贪污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其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当时褚时健71岁。

对褚时健的判罚,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有人认为褚时健的功劳极大,在任17年里的工资只有80余万人民币,付出与回报不成正比。但是别忘了,那是1995年。

褚时健不该被封神

褚时健不该被封神

90至95这6年中,云南省人均可支配收入平均到每一年只有2624,乘以17年也只有44608元,而褚时健的80余万则是这个数字的20倍。而这个金额已经算得上是金额特别巨大,可以处以极刑,但褚时健在只坐了3年牢后就被保外就医。原因是什么?嘴上的拉链拉得紧。


(二)

2002年褚时健出狱之后,就开始在种橙子,在6年的等待之后,2008年,褚橙上市,虽然褚橙也属于云南冰糖脐橙,但其售价是其它云南冰糖脐橙售价的3倍。但依然不愁销路,因为购买褚橙的几乎都是国企单位事业机关,买了就当福利发送给底下的员工。

可能是总买橙子当福利显得过于明显,需要把褚橙的销路拓宽到全国。到了2012年,褚时健筹集1000多万,在哀牢山包下2400亩土地种橙子的新闻突然就火了,王石去拜访他,柳传志为他站台,各大媒体都在夸他80多岁高龄还在创业,他成为了中国创业的精神图腾。

褚时健不该被封神

但值得思考的是,2400亩土地、1000万借款、土地不适合种橙子、80高龄等诸多不利因素集中在一起,作为曾经庞大国企的领导人会想不到这件事的成功几率微乎其微吗?答案也很简单,种出来有人买,这些不利因素就不叫事儿。

当然,也从来没有人追问过,这1000万的借款,2400亩的土地都是从何而来,也没人追问过哪些同样售卖云南冰糖脐橙的农户有没有滞销。


(三)

云南作为当时亚洲最大的烟草种植基地,烟叶产量超过全国50%,质量也是国内第一,所以也就有了“一云二贵三中华”这种话。而且,烟草就如同石油天然气等行业,都是国家垄断行业,国企天然就享有政策和财政的优势。

褚时健的存在是为这座巨型的国家机器按下了开关,再加上改革开放之后,老百姓有了消费能力,即使当时没有人民群众开始有消费能力了。

满屏幕对褚时健的吹捧,说的好像他受了天大的冤屈,说得好像当年的百万批条不存在,说得好像当年贪污的数千万不存在,说得好像无期徒刑坐了3年就保外就医,是量刑过重一般。

褚橙的成功只是资本力量的造神而已。他们是一个体系,从资本到媒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哀叹褚时健、牟其中之类,只是某些人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死亡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一句死者为大,就让人都变得和善。

返回列表 >

相关新闻

news

老干妈没有理由上市

牛交所 | 2018-11-15
news

美国中期选举落幕,中期选举是什么,有什么影响呢

牛交所 | 2018-11-13
news

科创板,会是独角兽的救世主吗?

牛交所 | 2018-11-08
news

万达再次变卖资产,王健林的流年不利

牛交所 | 2018-11-02
news

牛交所10月基金表现总结

牛交所 | 2018-11-02